首页 > 精品鉴赏 > 陶瓷鉴赏 >

古瓷鉴赏:瓷盘上的一出折子戏
2014-04-04 11:02:46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

上一张
收藏  分享到:
查看原图
(康熙青花戏曲故事图盘 /故宫博物院藏)
(康熙青花戏曲故事图盘 /故宫博物院藏)
 

  明清时代戏曲故事大量进入装饰领域,取用最多且持续最久的大约首推《西厢记》。上世纪50年代入藏故宫博物院的一套黑漆嵌螺钿《西厢记》图盘,盘径12.3厘米,浅腹,平折沿,内外通体髹黑漆,上面用薄螺钿嵌出图案。一套四件,为《递柬》,为《窥柬》,为《赴约》,为《拷红》。盘的外底中心嵌螺钿“千里”二字。此款或伪,但总可以说这是很优秀的仿品。其人物形象颇有老莲之风,构图则与明末版画相仿佛。比如递柬一幅,即与明吴兴闵振声刻套印本《西厢记》中的插图如出一手。如此选取三两个情节用作图案,似可譬之为折子戏,折子戏之外,更有把几乎整部《西厢记》搬演于瓷器,如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藏景德镇窑青花《西厢记》棒槌瓶,此便可以视作连台本戏了。

  《西厢记》的深入人心,多半在于以情动人,它因此又在重性灵与情的明末文人士大夫中尤得推重。张宗子《快园道古录》卷四中记道:“张洪阳见《玉茗堂四记》,谓汤义仍曰:‘君有如此妙才,何不讲学?’义仍曰:‘此正是吾讲学,公所讲是性,吾所讲是情。’”同卷中的“活参”故事也早为人熟知:“邱琼山过一寺,见四壁俱画《西厢记》,曰:‘空门安得有此?’僧曰:‘老僧从此悟禅。’问:‘从何处悟?’僧曰:‘临去秋波那一转。’”今有识者道“这一等禅僧,便是那另作眼儿看的千古知音”(吴真《莺莺的秋波公案》,《读书》2014年第一期),是也。
 

其他剧曲虽未如《西厢记》一般如此广播人口,但用作装饰图案者,总是红氍毹上盛演一时的脍炙人口之作。比如故宫博物院藏一件清康熙青花戏曲故事图盘。不过它著录在《故宫藏文物珍品大系·青花釉里红》(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年),是名作“康熙青花高士赏古图盘”。

  画面上方一个长案,案上诸般古器及杯盘一副,按照时风,此杯盘一副该是金器。右侧露出半面的长案书函堆满,当地乱放着画轴、包袱、卷起来的书帙和一溜箱笼,长案旁边的两个已是大开。中间一人汹汹气势,指划责问,旁边一人作揖拱手,若有所分说。如此剑拔弩张之场景,很难认为是表现“赏古”的雍容与风雅,那么当另有故事。且看一幅与此内容与构图都很相近的明代版画,即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崇祯刊本《一捧雪》插图。插图圆形作框,即所谓“月光版”,所绘是《搜邸》一出。画面中心的两个人仪态做派与青花盘相同,旁侧一女子隐身在板壁。卧床前边椅凳掀翻,一人查看妆奁,粉盒掉落在桌子下边。室内室外开箱检物者、挥斧启柜者,个个如狼;院门外持械者,个个似虎。“这壁厢想是卧房了”——“小厮们,把箱笼都抬出来!”——“争抬着,囊和橐,箱和笼,须索要寻踪影,析秋毫。”剧中情节,这里一一摹绘分明。不必说,所谓“康熙青花高士赏古图盘”,也正是《一捧雪·搜邸》,只不过版画笔墨落在搜查卧房,青花盘则是此前的搜检中堂。汹汹者,严世蕃也;惶惶者,莫怀古也。版画中作回避状的女子乃怀古之小妻,便是后来《锄奸》(折子戏名《刺汤》)一出中刺死汤裱褙的雪艳。《搜邸》一出,赖怀古老仆莫诚机警,世蕃进门之际,即悄悄怀祖传珍宝盘龙和玉杯“一捧雪”潜藏于外,以是化险为夷,而怀古却并不知情,先中堂、后卧房,步步紧逼的搜检自是动魄惊心。

  《一捧雪》作者李玉,字玄玉,一作元玉,是活跃于明末清初独张一帜的剧作家,他的创作大约延续到康熙十年之后。清焦循《剧说》卷四:“元玉系申相国家人,为申公子所抑,不得应科举,因著传奇以抒其愤,而‘一人永占’尤盛传于时。其《一捧雪》极为奴婢吐气,而开首即云‘裘马豪华,耻争乎贵家子’,意固有在也。”申相国即万历朝曾为内阁首辅的申时行,“一人永占”是李玉代表作《一捧雪》、《人兽关》、《永团圆》、《占花魁》的合称,四剧中,《一捧雪》又是列名第一。此剧极写老仆莫诚之忠良是否别有寄寓且不论,严世蕃之跋扈、汤裱褙之险恶,却是久已深入人心。青花盘的图案设计既与时风相关,构图借鉴于戏曲版画也很显然,突出关键元素,省减若干细节,显得更为精炼。

相关图集